Pain°

脱坑进欧美?獒龙可能不定时诈尸……
all铁……

© Pain°

Powered by LOFTER

提香:

方块阿兽:

爱是驯服吗?

【星/虫铁】Tony,你怎么看?

太可爱了!!

凩矢:

名字梗真的有点好玩儿x

一个小甜饼系列,随缘更✔️




1.
托尼·斯塔克对彼得·奎尔的第一印象不太好。

他不知道是不是叫Peter的人的话都这么多。讲真,一个Peter已经够烦人了。


“这个好,但是不行,所以你不如让我来计划,这才是好。”

托尼发誓自己从未有过对人翻白眼的习惯,但他又忍不住对这个称为Peter的男人做了第二次这个动作。



后来发现,这人其实还不赖。


至少,再怎么不靠谱的人作战时还是挺认真的。





2.
托尼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直接赖在地球不走了,其实他不是不愿意那些人留在地球,只是超级嫌弃那人住在自己隔壁。尤其是半夜隔壁那什么树人的游戏声,想睡着都难。


“可以照顾下伤员的睡眠质量别打游戏行了吗??”穿着睡衣的托尼直接推开了奎尔的房间门。


“Tony睡不着啊?”


王子无辜的眨了眨眼,突然是想到了什么激动的握住了托尼的手。


“那不如我们去看星星吧?”


砰!


“l am Groot!”树人看着被毁的稀巴烂的遥控器骂了句脏话。



这下全复仇者都被吵醒了。





3.
新人胆子大。

不但打搅了托尼的睡眠还偷吃了他的甜甜圈。


托尼告诉自己,身为地球人对外来的朋友要友善。


哦虽然那家伙好像有一半的人类血统来着?





4.
彼得·帕克很气,他不知道为什么同样名为Peter而自己吃了甜甜圈就会被打。





5.
托尼知道人人都爱钢铁侠,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总会被Peter缠着不放。

虽然吧,那人的品味是不错,音乐还是蛮喜欢的。




6.
“你知道吗?我真的差一点就追到Tony了,结果突然出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人我真的.....”

这一路上的抱怨听得内德头皮发麻。

“你要不然直接去告白算了。”


内德真的只是说说,没想到那人连跑带飞的去了复仇者大厦。





7.
“话说,你的家在哪里?”


坐在沙发上的托尼随口问了问正走向自己的奎尔。


王子嚼完口中的薯片,朝那人走了过去。他双臂搭在沙发靠背上瞅着托尼仰头望着自己的眼睛。


“我的家在宇宙,在浩瀚的繁星中,”


奎尔的手指顺着人的眼眶抚摸着。


“但它现在,全部被包揽在了你的眼眸里。”


托尼抿着唇,心中竟有了丝感动。

王子扬着唇低下头,托尼在这咸咸的薯片味中瞪大了眼。




“Mr·Stark——!我有话要对你——”



小男孩破门而入,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斯塔克先生正被一个才认识不久的人捧着脸,脸与脸的距离近的谁一看都知道前不久发生了什么,小蜘蛛险些握不住单肩背的书包。





8.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两Peter中间夹一Tony拍拍坐在沙发上。开口的是奎尔。


“那你刚才做了什么?”

小奶狗反问道。

“和这位先生调调情?”奎尔笑了着还顺手搂着托尼的肩往自个怀里带,帕克见状立马伸手拦住托尼的腰。

托尼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坐在真的中间很难受。


“我想说Mr·Stark答应过我今晚回来给我讲物理,现在已经不早了。”

什么时候答应过你?托尼满脸问号瞥了眼帕克。

“可很不幸的是,他说今晚会带我去看星星。你应该自己写作业成绩才会有所提升,而不是依赖于Tony.”


老天,这两人撒谎原来这么厉害吗?托尼立马甩掉黏在自己身上的两人。



“不好意思,我得去找Steve商量一些事情了。”

托尼抛下一句话就走,留下两Peter相互对视。





“看吧,你把Tony给气走了。”

“别胡说,全复仇者都知道Mr·Stark不喜欢和你一起看星星。”

。:

你会有一个世界
你会找到知己
会有人懂你的

一个不太成熟的黑科技
铁虫!

这是一个很正经的游客无料交换

你们好,这里Murry,准备了一些电绘锤基,盾铁无料,和一些剧照无料,剧照包括锤基,盾铁,科学组…(捕捉我和我基友都有诸神皇婚剧照无料…纯天然剧照!)当天会穿下图的西装,可能会随机掉落一些吧唧!有一丝丝像隔壁kings man剧组的打扮!
除了以上的三组cp其实我吃的cp还有哈蛋,bipper等!欢迎同好捕捉!

可能还有别的剧照和画…在印希望能赶上…

占tag万分抱歉

鹰婕:

<Farewell, Stars>





早起,

睁开眼时意识朦胧。

摸出手机,没有讯息。

突然想象一滴水落入大海,

连“叮”一声都没有。


窗外天气暧昧不清,

不知道是要出太阳还是下雨。

我本在等待一场台风,

它却悄悄改变游走路径,

像有意擦肩而过。


行李已经收拾好,

一袋一袋,整整齐齐放在箱子里。

我在想,

回忆,往事,昔日情感,

也能这样整齐归置好吗,

箱盖一合上,

就崭新如新生孩童般,

依然满眼光亮。





昨晚一瓶红酒的效力不应延至此时。

仍有醺感,

却更像是被我期待着才久久不散。

关了灯的房间里,

电影屏幕有着最后一点光亮。

调至黑暗上面一级的亮度,

并不刺眼,

反而像是一抹安慰。


我躺在床上,

开始想我学生时代每夜呆在这房间里的场景。

因为热爱所以愿意解题至凌晨两点。

睡前在窗边伸着懒腰,

看着外面一片漆黑,

知道周遭都已安睡,

却无论如何同样挚爱这份独享的寂静。


那时的心,多么安静。

安静至,沉静。


于是在深夜听见一些虫鸣,看见一些星光,

都好像吸取到宇宙能量般,

满心舒畅地深呼吸。

空气是清冽的。





尚年少时对所认定的道理与规则都笃定不移。


后来却慢慢意识到,

人生有很多灰色地带,

都是我不曾了解到的部分。


也未曾预料到。


好像一片幽深幽深的海。





回忆将我带回某天晚归的街道,

夏夜的风并不燥热。


我确知当时有些东西在内心滋长。


当时不肯直面的,

来日也会自行显现。

好像命运安排一般。

早一步或晚一步,都会到来。





难以入眠。

凌晨四点。


想起川端康成写道,

“凌晨四点醒来,发现海棠花未眠”。


我的凌晨四点,

听着Message to Bears的Farewell, Stars,

在心里进行了一场漫长的告别。


从一种不确定的未知迈入另一种未知。


年纪增长带给我的一个好处是,

我不再气呼呼地想要知道结果。


时至今日,

习惯了自由,习惯了张弛由自己决定,

我已经不在意约定俗成了。




于是我想起电影To The Wonder里的独白。


“我们何以漂流至此?”


以前我曾经暗暗问过。

没有答案。


今天再问,也依然没有答案。


我只好归因于世间万物运转的规则。

阴晴圆缺,无法抵挡。





电影To The Wonder的结尾,

未知方向有一束光,照在女主角的脸上。


她去经历,去寻找,

最后遇见了光亮,

我猜想她是,

在某一刻,

找到了自己想要的。






mom:你大晚上不睡觉,都干嘛?
I:画画,写文,追番,看剧,发糖
mom:……(沉默半晌…)你把张继科眼睛画大了!
I:…(生无可恋.jpg)
orz…原谅我画渣…龙龙对不起QWQ…
比心❤️实在被燃向视频迷的不行…

【獒龙】来自小奶龙的书信体表白

看了b站的燃向视频,和那些年被辣眼睛的胖胖球们。忽然想写这个了!因为实在是,太甜了!www~

Dear 继科儿,

致我可攻可守的My super hero,我无所不能的超人先生。

今天遇到一个我们的迷妹,跟我讲了好多以前我们两个从前的故事,随着她讲的话,往事历历在目。无论是,我刚从场上下来,跟大蟒攀谈时,你细心的为我捡掉身上的发丝,还是临出发前在酒店大堂,细心地为我挽好裤脚衣袖。

我想起曾经在网站看到别人做的我们比赛的视频,那时候的你,微一抬头,满眼中都是斗志,对胜利的渴望。一记扣杀,绝尘而去。如同江湖上的无名大侠。比赛结束时,你撕掉外套,露出后背上的翅膀纹身,吊坠垂在身后,如虎添翼。

人前的威风八面,回到宿舍惨叫连连,又是扭伤了老腰,再接下来,惨兮兮的问我:龙龙,你担不担心我,会不会不举?

啊,一夜七次太郎,这话你好意思说吗。

记得你在初见时,讲起小时候因为吃了太多荔枝而连夜发烧,你妈妈说,张继科,你再吃的话,就给你打个几十针的。依然记得那时候,你满不在乎的撇撇嘴。

结果第二天,我就托人从外面带了几斤荔枝回来。那时候你虽然一脸冷淡,但是,在半夜的时候我发现放在门口的一袋子荔枝都被悄无声息的吃光了。

我开始时还以为是大蟒,差点打了他一顿。结果,发现大蟒根本在黑暗的环境中,都摸不到荔枝,我放心了。那只能是你。

这些事好像就发生在昨天。记得那时候,我一个人在斯洛文尼亚比赛,那天晚上,天很黑,突然天空中燃起了焰火,就像点燃了整个夜幕。那时候,我很想你。

不记得是谁说过,每次想你都像在心里放了一次绚丽的烟花,最繁华的就是你眼中的花火。

当我这么想的时候,你突然出现在我身边,那个本该在国内打队内赛的你。

“龙龙,你是不是想我了?”

你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,看着我。

我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你。

“我才没有。”

我隐藏了心里的爱意,隐藏了惊喜与期待…

更是隐藏了暗潮涌动间的…

诶呀,我是不是成功的转移了话题。

其实那天,我在你眼中看到了世间最灿烂的星河。

对,端端在此处,在有你的地方,可独得整个灿烂的星河。

你我相遇的奇迹,讲起来哪有博客里,故事书上写的那般传奇。

不过是,由北向南,在一个寂寞的秋天,

我们不分彼此地来到这个世界。

相互依偎,相互托举彼此的梦想,你知道吗,爱是千般模样,只因有你在身旁。

现在给你写信的我,正在接受你的耳鬓厮磨。你靠近我,在我耳边哈气,龙龙,我想你了。我目不斜视地问道,怎么想的。“我想睡你!”

(巨大白眼,被扑倒。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Yours马龙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6050967

实力心疼大蟒…獒龙好甜啊www~

废了十几张稿子,终于被灵感砸中了,www我的丧尸太太~❤️